<small id='CV0cImWoB'></small> <noframes id='ER4fyIwGH0'>

  • <tfoot id='M1q5pr'></tfoot>

      <legend id='8Q70b'><style id='Zr68VSUj7u'><dir id='NKUV08QJW'><q id='rZVfo3'></q></dir></style></legend>
      <i id='Ga7R'><tr id='y3Pudib'><dt id='Ab7tk2'><q id='3wiBpkQZR'><span id='l7YJNrx'><b id='oTaUsg'><form id='knuaYjb'><ins id='NyFlwhcGd'></ins><ul id='dRUa2q'></ul><sub id='pWUz8q'></sub></form><legend id='Ca2Kh'></legend><bdo id='l4hvAy8H'><pre id='rbKhQXtxm'><center id='y08rn'></center></pre></bdo></b><th id='toCsY'></th></span></q></dt></tr></i><div id='4Kpk7l'><tfoot id='21gpA'></tfoot><dl id='cKA9tu'><fieldset id='BuRL6fnECN'></fieldset></dl></div>

          <bdo id='Ua5iRjtle'></bdo><ul id='JAnRg'></ul>

          1. <li id='ZBKyMSx51'></li>
            登陆

            亚马逊大火烧出巴西国境,当地人:雨林没用,不如养牛种大豆

            admin 2019-08-29 136人围观 ,发现0个评论

            ​“亚马逊并非地球之肺,迄今为止,它也没有遭遇历史上最大的火灾。”8月25日,巴西媒体O Globo发表的一篇文章中这样写道。

            一周以前,推特用户WhosNiC在推特上指责亚马逊雨林大火三周而世界媒体毫无动静,迅速点燃公众情绪,亚马逊的火灾也瞬间成为全球新闻焦点。在各路社交媒体上,“为亚马逊祈祷”都成了热门话题,刚刚结束的G7峰会上,七国领导人也将亚马逊火灾问题提上了讨论议程。

            当地时间2019年8月27日,巴西阿尔塔米拉,亚马孙雨林笼罩在大火造成的烟雾里。| 图:视觉中国

            ​我在圣保罗能接触到的小圈子内,这件事照例引发了一波巴西朋友对于波索纳罗总统、亚马逊开发情况以及国家政治走向的反对,但也仅有一些私下的议论而已——他们大多属于城市中产和受教育阶层,自知比起波索纳罗的支持者影响力太弱,并不能改变什么。

            在可见层面,引起巴西舆论更多关注的则是此事对于巴西国际形象的影响:社交媒体上有一些人在发起抵制巴西产品甚至旅游的运动,这可能影响巴西大宗商品的出口,毕竟在欧洲市场,巴西商品面对的竞争者从来不少。亚马逊火灾灾情的疯狂传播在他们看来更像是竞争者意图打击巴西经济的一种尝试:媒体采访到的出口商与农场主普遍相信,亚马逊地区人类对环境的破坏并不像国际媒体的报道中那么严重。

            “我们罗列出了一些基本问题,”O Globo的那篇文章写道,“以帮助读者了解为什么地球上最荒凉的地方之一可能影响巴西和地球的生活。”

            燃烧的亚马逊,是真的吗?

            国际媒体的第一批报道中有一部分的确属实:比如说亚马逊的火情往往是人祸而非天灾,今年也不例外——高湿度的雨林气候与甚少波动的温度变化,决定了亚马逊是一片很难燃起大火的森林,自然发生的林火尽管多发,但通常规模较小,也会在短时间内自动熄灭,并不对雨林总体产生太大威胁。

            造就雨林起火的主要原因还是人为:大型农业公司习惯于雇佣劳工在旱季采用“砍伐树木——点燃林火”的方式清理树根和动物,驱赶缺乏法定所有权的本地牧民和保留区可能存在的原住民,这相比其他看起来更“安全”的方式远为高效和廉价,焚烧后的草木灰能够肥地,而沿线的公路则天然地充当了火情隔离带。多年以来,火情报告的重灾区一直位于亚马逊森林边缘和公路沿线,起火点通常出现在新建农牧业用地与亚马逊森林的过渡地带,譬如巴西中部地区的马托克罗索州、以及亚马逊州经济中心玛瑙斯市周围,等等。

            根据巴西国家空间研究所(INPE)的数据,2009年以来平均每年亚马逊焚毁面积约1.1万平方公里——相当于每四年烧掉一个丹麦。

            NASA卫星地图显示,巴西,玻利维亚,秘鲁,巴拉圭,厄瓜多尔,乌拉圭和阿根廷北部的亚马逊热带雨林地区

            ​但国际媒体的报道中还含有一些误解:同样根据巴西国家空间研究所的数据,今年的森林火灾面积对比往年同期,并不真的具有那么显著的变化——截至8月22日,今年的亚马逊雨林地区起火点共76720个,的确远高于去年(41404),但只略高于2016年(70625),比之2010年(111561)则远远不及。

            巴西亚马逊雨林历年火情爆发数字对比 | O Globo网页截图

            这一次亚马逊的火灾变成全球讨论热点,起因也不是异常猛烈的火势,而是雨林燃烧造成的烟雾飘到了圣保罗上空。然而,这是一个完全的偶然事件,恰好在那个时间北上的寒冷气流把从亚马逊南下的烟雾带到了圣保罗(两股气流在伊瓜苏附近相遇)。在更多的发生火灾的年份,燃烧造成的黑烟只会被风吹向秘鲁和乌拉圭,最终在大西洋上散去。

            而今天让世界媒体“心痛”的所谓“新闻”,自20世纪末亚马逊开发计划颁布以来,从未停止在这里上演。

            开发还是保护,这是个问题

            在巴西,如何对待亚马逊雨林的问题始终没有过正确答案。

            亚马逊雨林覆盖了南美洲九个国家的国土,但其中约70仲景艾宝%位于巴西,与此同时,亚马逊地区也占到了巴西国土总面积的58%。如此广袤的土地在国家管理者眼中却几乎是“无用”的:全巴西只有大约12%的人口生活在这一被规划为“法定亚马逊区(Amaznia Legal)”的土地上,包括30余万印第安原住民。直到1999年,在已经有数条高速公路横穿亚马逊雨林的情况下,这近60%的国土面积仍只贡献了全国GDP的4%。

            而与此同时,巴西又并非一个富裕国家,自军政府时代起,现代巴西找到的每一种发展经济的方法,似乎都在和亚马逊雨林过不去:为了鼓励发展农业,“清理”某片土地上的植被被认定为证明“有效利用土地”的第一步,后者则是获得土地所有权的直接条件。60-80年代,巴西养牛业也得到军政府大力扶植,它的代价是需要大片土地作为牧场。

            2015年10月4日,巴西马托格罗索州,亚马逊雨林被开垦用来种大豆。| 图:视觉中国

            ​90年代以后,随着“外向型经济”逐步形成,巴西农牧业各项出口商品——大豆、玉米、咖啡、牛肉等等——无一不以大片土地作为生产前提,林业需要木材,矿业需要开采土地,基础设施建设也需要同步推进……所有这些的背后都是强大的利益驱动,各方眼中的“闲置土地”亚马逊雨林,就这样成了蚕食对象。

            但也是外向型经济奠定了巴西无法置国际舆论于不顾的基本立场:80年代末开始,亚马逊雨林砍伐问题引起国际关注,数次威胁巴西的大宗商品出口贸易与外国投资前景,加上国际社会向巴西环保项目提供的援助资金与技术支持,共同构成了影响巴西政府决策的反向作用力。

            自90年代以来,每一届巴西政府都在亚马逊的开发或保护问题上摇摆,左右最终方案的变量大致包括这样几种:国内经济发展压力、大企业话语权、政治风向、国际关注度和国际大宗商品价格。

            2004-2012年,卢拉和罗塞夫政府领导下的巴西曾一度是国际社会眼中的“环保模范”,当时亚马逊雨林年砍伐面积出现持续明显下降,降幅高达82%,这也给了巴西在国际谈判中前所未有的名望和议价权。但这样的趋势没能保持下去,2010年开始,由于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下跌制约出口,巴西经济增速开始迅速下滑,越来越多的人也跟着重新滑到了贫困线以下。

            对亚马逊雨林的大力保护没有挽救巴西经济。2015年,巴西GDP萎缩3.8%,国家政治随之陷入动荡,2018年,对亚马逊雨林态度一贯不甚友好的总统候选人波索纳罗迅速崛起,还在竞选阶段就多次透露了要“开发亚马逊”的决心。

            对于波索纳罗及其政府成员来说,亚马逊雨林是经济发展的必要代价,环保则是阻碍巴西经济复苏的绊脚石。自今年元旦就职以来,这位总统首先撤销了巴西承办2019年亚马逊大火烧出巴西国境,当地人:雨林没用,不如养牛种大豆气候变化大会的申请,接着签署政令,将亚马逊雨林地区的印第安保留地管理权划归农业部。此举背后的潜台词显而易见:亚马逊雨林地区已经被这位新总统视为未来的农业用地。

            亚马亚马逊大火烧出巴西国境,当地人:雨林没用,不如养牛种大豆逊雨林被焚毁后的现场 | 图:视觉中国

            ​今年已经过去的八个月当中,亚马逊雨林砍伐速度越来越快,到7月已经增速67%以上。这也是为什么在今年这样一个气候并不特殊的年份会爆发大规模林火的原因:由于砍伐,雨林很多局部的完整生态已被破坏,面对火情,它们将变得异常脆弱。

            “亚马逊是我们的”

            经济驱动日益强烈,而另一边的制约力量则越来越弱,现在,巴西政府已经把国际社会的环保关切视为一种敌意。

            波索纳罗本人从一开始就对国际社会的环境关切摆明了敌对态度。今年年初,他在南美进步论坛成立仪式上发表演说,称“在环保问题上,巴西不欠世界任何东西”。7月,有关“亚马逊雨林砍伐面积上涨67%”的新闻引起国际媒体注意,他先是毫无根据地指责统计数据造假,随即公开宣布“亚马逊雨林是我们的,其他国家无权干涉”,正式将亚马逊雨林的命运问题与巴西国家主权挂上了钩。

            8月6日,军方两位高层出面捍卫波索纳罗政府在亚马逊问题上的立场,认为亚马逊问题实际是发达国家利用天主教会,非政府组织和联合国等国际组织对巴西进行的一场“间接战争”,目的是通过操纵亚马逊问题来控制巴西。此时亚马逊雨林的密亚马逊大火烧出巴西国境,当地人:雨林没用,不如养牛种大豆集火情已经开始,但还没有引起国际上的什么关注,而政府与军方的这一结论,为接下来的这场“公关危机”定下了基调。

            19日,雨林大火导致的烟雾覆盖圣保罗上空,也正是摄于这一天的一张照片,成了推特上引燃公众情绪的导火索。事件爆发后,巴西环境部长里卡多塞勒斯在圣保罗举行的第27届国际生物能源会议开幕式上辩称,这是一次“环保情绪煽动”。而总统先生则相信,火情出现和舆情发酵都是非政府组织蓄意所为,并将之定义为“罪行”。同一天,提供亚马逊雨林火情公开数据的国家空间研究所所长被撤职。

            国际舆论并未随着这些反驳而停止,相反却愈演愈烈。当亚马逊火灾在法国总统马克龙的提议下进入G7 峰会讨论议程,超过100家非政府组织也公开发表亚马逊大火烧出巴西国境,当地人:雨林没用,不如养牛种大豆联名信,波索纳罗迫于压力,一方面坚持“内政自治”,另一方面也宣布已授权军队抗击亚马逊火灾。

            但G7国家对于亚马逊的关切又一次变成了巴西和世界的争吵,波索纳罗激烈反对为拯救亚马逊组建国际联盟的提议,并再一次强调这样做是在把巴西作为殖民地对待,是在侵犯巴西国家主权。对于国际社会提出的2000万美元援助款项,波索纳罗政府则显得有些犹豫,既没有宣布接受,也没有断然拒绝。

            2019年8月23日,圣保罗爆发的保护亚马逊雨林抗议 | 图:视觉中国

            ​过去两个周末,巴西多个城市出现了呼吁保护亚马逊雨林的集会活动,其中也包括我所在的圣保罗。一如往常,这些保护亚马逊的支持者主要来自城市中产阶级与受过教育的阶层,这一次的集会大约也同样不会改变什么。

            截至发稿,亚马逊仍在燃烧,但圣保罗上空的浓烟已经散去,城市晴空万里,平静如常。(文/王津旭 责编/张希蓓)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二维码
            不容错过
            Powered By Z-BlogPHP